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重点工程巡礼

公司兴延高速项目施工侧记——居庸关下穿行记

来源: 作者:郭俊江 时间:2018-06-10 08:09:42 人气:199

居庸关下穿行记

——公司兴延高速项目施工侧记

□郭俊江



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项目部驻地所在处,眼之所望,居庸关便映入眼帘,蜿蜒数公里的长城墙沿着山脊起伏不定,勤劳勇敢的华夏先人将城墙砌筑,以御外敌,谋求身安。

不远处,又一群开路先锋在燕山山脉群山环绕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而这一次,他们只为迎接远道而来的异国他乡客人,互联互通,传递幸福。

 

如果从空中俯瞰北京城,一张连接京津冀的高速路网正在越织越密:新机场高速路、新机场北线高速路、京开高速拓宽工程,“五纵两横”交通网及京津冀交通一体化主骨架正在逐步推进。

而三公司的建设者在这张“密织”的交通网里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或许很多年后才会被人熟知。除了正在紧张推进的“新国门第一路”北京新机场高速公路外,眼下最令人兴奋的当属另一条“重点配套工程”——兴延高速。

 

兴延难,难在隧道


428日,兴延高速梯子峪隧道右线顺利贯通。这座在项目论证时就被列为兴延高速公路全线关键控制性工程的隧道的安全贯通,意味着安全风险已从这里销号。

“隧道是最要劲儿的项目,打通兴延高速,最关键的是要打通隧道。”一位负责审批此项目的负责人说。

每一条隧道的贯通都是一场攻坚克难,无论是技术还是精神支柱。

“两座隧道的顺利贯通非常不容易。特别是浇花峪隧道左洞,隧道进口位于山体悬崖的中间,自然沟底有60米高差,按照正常隧道进洞方法很难完成。”中铁十二局集团兴延项目部负责人王晋生说,“我们针对浇花峪隧道左洞洞口因场地狭小无法直接进洞的困难,积极寻求变通,通过设计方案调整,改变隧道内人行横洞位置,从右洞扩挖形成施工横通道进入左洞,再反打出洞,为浇花峪隧道左洞的胜利贯通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如果说浇花峪隧道可以通过寻求变通,调整方案设计来获取“捷径”。那梯子峪隧道的情况可能就要更复杂一些。

此次贯通的梯子峪隧道右洞长约3.176公里,为特长隧道。隧道地层复杂,隧道围岩破碎,稳定性、承重性较差,在隧道开掘过程中容易造成碎石掉落甚至坍塌事故。为了保证工程安全进行,项目部在掘进过程中采取“弱爆破”方式,控制炸药量,保证适度的爆炸冲击。工人们在施工中会提前装置超前小导管进行注浆,预支护稳定岩体后再进行施工。

谈到“弱爆破”,项目技术负责人魏赟记忆犹新。按照北京市爆破协会要求,施工单位施工过程中的爆破必须由专业的爆破公司实施,且爆破时间限定在早7点至晚8点。

“专业爆破公司只负责装药爆破,他们的技术毋庸置疑,但是掌子面前方围岩状况,他们并不清楚,不能适时调整装药量。”魏赟说到,这个是当时影响进尺和爆破效果的一个限制因素,“按照爆破时间限定,我们每天最多只能实施一次爆破,完成一个循环,一个月掘进进尺大概在6070米。”如果按照这个进度,项目难以满足工期要求。

与爆破单位协调沟通迫在眉睫。通过对接,爆破公司同意爆破过程项目技术人员全程参与,当然也包括药量报送计划,同时在爆破时间上也作出让步,晚上爆破时间可延长至11点,“推迟3个小时,这是一个好消息,通过调整工序,缩短工序衔接时间,我们可以在2天内实现3个循环,效率提高了50%。”

“这个隧道有它特殊的地方,远期的双向6车道,开挖宽度17.5米,开挖断面160平米,开挖轮廓呈扁平状”魏赟介绍,IVV级围岩占比大,局部还有岩溶现象。

针对围岩变化频繁的特点,项目部采用了已经比较成熟的三台阶七步开挖工法,“有利于利用隧道空间,也可以及时调整开挖工法,做到随机应变。”

隧道施工部分段点出水量较大,设计最大分段涌水量达到3.9万立方米。“出水量大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施工进度,我们只能一边抽排一边作业,职工雨衣胶鞋全上阵。”魏赟说,排水我们采取的方法是通过设计多级泵站排水,“主要是高差太大、距离长,如果按照常规的排水方法,根本抽不上去。”正常的坡度为1%,但是该项目部的坡度却达到2.68%


兴延新,新在桥梁


81米+152米+81米的连续钢梁结构,刷新了北京市桥梁施工最大跨度的记录,也是公司的最新记录。”魏赟介绍。

梯子峪特大桥全长300余米,其中主墩高48米,最高处达62米。左桥面17.5米宽,设计车道为4车道,右桥面13.5米宽,设计车道为3车道。梯子峪大桥最大跨度达152米,是北京目前为止跨度最大的桥梁。并且,作业区域位于梯子峪行洪区,汛期施工影响大,加上需避开冬季施工,实际有效施工期短。

摆在项目部面前最大的困难就是大桩径施工,“一般都是1.5米,或者是1.8米,2米的都比较少见,但我们施工的桩径是2.8米,加上护臂,可能直径要有3.2米。”据了解,当时市面上并没有桩径那么大的钻孔机,项目部只能采用“最古老”的人工开挖,“出渣慢,一天只能挖六七十公分,最深的桩要达到26米,这个是最耗时间的。”魏赟说到。

除了桩径大,承台体积也大,一个承台1000多方,如何降温为防止混凝土开裂?项目部采用预埋冷却管的办法实施降温,浇筑完成以后,通过向冷却管注入循环水降温,“进去的是凉水,出来以后的水温能达到五六十度。”面对48米的高墩柱采用的挂篮悬浇施工,安全风险大。为此,项目部专门邀请了成都铁建院工程技术公司的专家设计零号块托架。

 

兴延严,严在安全


59日上午,兴延高速项目部在工区组织职工开展了夏季防汛演练。“近几年来,北京地区的降雨量逐年递增,夏季山洪暴发的风险增大”,项目副经理翟瑞明说到,“希望大家通过这次演练能够增强突发事件应急处置、自救互救及团结协作的能力。”这仅是兴延项目安全管控的一个缩影。

“在安全施工方面,我们更注重的如何让安全实实在在落地,不是喊喊口号,培训几次就完事了。”项目安全总监苏波说到。

安全联防是该项目在“安全落地”措施中的众多亮点之一。针对劳务队管理老大难的问题,项目部把技术员、设备员、测量员等都纳入到安全联防组,“谁发现问题,谁下整改通知。”苏波接着说道,“以前技术员就是管技术,设备员管设备,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现在不一样了,当然效果也是有的,那就是安全隐患比以前要少很多。”

配套安全联防制度的还包括风险抵押金。为进一步调动安全联防的积极性,项目部出台了该制度,“有风险也有收益。”据苏波介绍,一旦施工现场发现了安全隐患,却未被及时发现整改,那么该工区上缴的风险抵押金就会被全部扣除。当然,如果本月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隐患,也未发生安全事故。那么当月上缴的风险抵押金则翻倍。“四月份二工区十几位员工的风险抵押金就被全部扣除,原因则是劳务队在盘扣式脚手架拆除过程中未按照技术交底进行,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谈到项目部的安全教育培训,苏波头疼不已。“一支打电缆槽的班组就要培训400余次。”据了解,今年该项目复工后,劳务队新增不少新面孔,导致的结果就是,安质部长、安全员蹲守在工地进行岗前教育培训。针对这种新人上岗“接连不断”的现象,项目部要求每支劳务队月末要上报名单,通过核对单独对新增人员实施培训。

另一项亮点安全措施则是“执法仪”在项目部的“进驻”。“违规作业视频都是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违规作业的时间和画面都有详细记录。”苏波介绍,像这样的执法记录仪在兴延项目部共有六台,除了记录每天的班前教育会,剩余的大部分时间这六台执法记录仪“游走”在各个关键的工序点。

“以前安质部下发的整改处罚单,劳务队负责人不认账,你没招。”自从引进执法记录仪以后,项目部在下发处罚单时可以直接绕过被处罚劳务队的负责人,少打了不少的口水仗,“我们只需要把证据附件留存完好就行。”

镜头下的安全还包括梯子峪大桥两侧的8个摄像头。“小到安全帽的下颌带未系,大到临边防护破损不完善。”通过监控摄像头,安全员可以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提醒作业人员,及时整改,规避风险。

 

兴延强,强在质量


取得北京市优质工程奖,争创国家优质工程奖,确保梯子峪特大桥取得结构长城杯金奖,总体取得竣工长城杯金奖。——这是项目上场初期的承诺。

“确保质量的第一关就是原材料关。”魏赟介绍,所有工程实体的钱款60%以上都花在材料上,原材料的好坏决定最终的工程质量。目前该项目的混凝土、钢筋都是统一招标,集中采购,严格实行送检制度。“工地试验室按照母体授权,授权范围内的进行自检,授权范围以外的,要送到资质符合要求的第三方检测单位进行检测,检测合格后报送总监办,经批准后,放可用于工程实体。”

2014619日,  北京市大气污染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贯彻实施《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进一步推进混凝土搅拌站治理整合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自201431日起,《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规定“本市禁止新建、扩建混凝土搅拌站”,各企事业单位与个人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因此,商品混凝土成了项目唯一选择。为保证混凝土质量,项目部增派试验员到商混站驻场监造,包括原材料以及配合比。“从混凝土的出厂到施工现场,我们都要进行性能检测。”魏赟介绍。

保质量的第二个关键环节就是过程把控,隐蔽工程及时验收,重点工程全程监管。进入2018年后,项目所有工程量都是附属工程,例如,电缆槽、防撞护栏等外露工程。“不仅要保证实体工程质量,还要注重外观质量。”项目质量总监张强介绍,“所有的工序都要按照首件工程进行验收,防撞护栏要在标准的试验场地内反复进行五六次,达到要求后才能在桥面上做。防撞护栏电缆槽等外观质量差的要直接返工处理。” 为了提高混凝土工程的实体强度,加强混凝土的养生,隧道采用雾炮养生,覆盖土工布,洒水后,采用塑料膜进行二次覆盖。

最后一道质量关即为成品报护,为防止长时间不施工的外露钢筋生锈,需要采取套管、刷水泥浆、塑料膜捆缠;为防止山体落石对桥面、护栏的碰撞,需要搭设钢架主动防护网,截留落石。在质量制度建设上,项目部成立了由试验、测量、技术等部门组成的联合宣讲组,为劳务队授课。

 

2017年,项目部获得北京市场第一个双A级信誉评价,为公司在北京市场的立足迈出了坚实的一步。而兴延高速项目作为2019年世园会、2022年冬奥会重点基础设施配套项目, 预计在2018年年底全线贯通,建成通车后,将与延崇高速公路相接,也可有效缓解京藏、京新高速公路高峰时段拥堵现状。

上一页:椰岛精筑“通天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