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最美劳动者

一片诚挚印山水 ——记中铁十二局庐铜铁路站前五标项目副经理冯士坤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邬斌 时间:2016-04-11 15:51:43 人气:883

一片诚挚印山水

——记中铁十二局庐铜铁路站前五标项目副经理冯士坤

 

 

  

      皮肤黝黑,一头短发,深黑色的眼眸深邃有力。

  作为中铁十二局庐铜铁路站前五标项目副经理兼一工区工区长,冯士坤管理着该段重难点且唯一的工程——铜陵长江特大桥南岸引桥任务。

  尽管整个辖区结构物单一,但线路长,管理跨度大,组织难度大,并且南岸引桥近两百多个墩身,全部分布在6.3公里的线路上,线路临近长江,地质条件复杂,周边涉及近200多户民居拆迁工作,线路穿过大型能源厂、服装厂、箱包厂,还需跨越胜利河、东河、长河三条河流,鱼塘众多,下部三次跨越地方公路,上部构造有连续梁结构,施工任务多,施工难度大。

  2014年,凭借着优秀的业绩,冯士坤从测量岗位转到了管理岗位,但征拆工作对他来说还是“新娘子上轿头一回”。第一次担起肩上这份责任,他因此要付出的努力比有经验者更多。

  相对于其它桥梁,铜陵长江特大桥南岸引桥桥梁下部工程量大,如何合理组织各作业段的施工顺序、搞好施工衔接,以及工期安排是本段工程施工组织的重难点。

按工期要求配备生产要素,使专业队伍、机械设备、资金投入既满足施工工期要求,又能做到队伍不窝工、设备不闲置、资金不浪费,施工过程中需要科学组织,妥善处理各分项工程衔接过渡,确保大小工序环环相扣,这都是冯士坤得慢慢学习的。

  “天上不会掉馅饼,守株待兔只能饿死人。”当过小学教师,在施工队做过调度,带着人脱掉裤子趟入水中观测过沉降,43岁的冯士坤比一般人的人生更加丰富,也造就了他不怕吃苦的性格。

  拆迁工作是施工当中面临的第一个拦路虎。解决好征拆难题是解决所有问题的前提,不能把此项问题解决了,必然导致队伍窝工、项目成本增加等问题。但拆迁设计的单位众多,构造物多,需要协调关系复杂,拆迁工作成了一场场无休止的谈判。  

  然而沿线施工众多,民众反征拆经验丰富。

  “这边阻工处理还没有结束,那边的被阻工电话已经响起来了。”看着一个个桥墩成长不起来,冯士坤十分着急,“有时一天阻工好几次,但工地必须正常运转,必须和村民沟通协调,有时候尽管已经是夜晚了,我们还经常在农户家中做工作。”

  起初,没有经验,冯士坤也吃了不少闭门羹。“回想起最开始征拆是比较心酸的,不管做多少工作,一些人对铁路建设还是不支持。”为了工程能够正常运转,冯士坤只能硬着头皮干,“这种方法走不通,还有没有别的方式?”

  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也丰富了,应对征拆问题也简单很多了。“但征拆最主要需要诚心,一些人看着我们这么辛苦,也就慢慢的理解了我们。”冯士坤说。

房屋、厂房的拆迁问题还没有解决,横贯在冯士坤面前更加棘手的是沿线两座坟山的迁改。按照设计,线路和施工的单便道都要经过坟山,这个大问题解决不了,后续路基处理、线路建设都存在很大的问题。由于传统思想的影响,且征拆工作需要跨过春节,这部分征拆比房屋和厂矿征拆更加难。“首先得让被拆迁户心理上接受,我们配合政府部门不厌其烦的做工作,最终还是啃下了这块征拆硬骨头。”

  “一天下来,吃过晚饭,躺下已经不想再说话。”在线路上走了多少回,走访了多少户人家,冯士坤已经记不清了。

  工期十分紧张,阻工频发,“每往前一步就是不停的谈判”,施工却不能等,施工必须见缝插针。“解决了一处征拆问题,再以最快的速度,保质保量的完成该处的施工任务,我们不能奢望征拆问题全部解决了再施工,哪里能施工就要迅速展开。”冯士坤说。

  按照这样的思路,整个南岸引桥以多点开花的形势,一步一步的展开施工任务,尽管部分受征拆影响,但并不影响整体施工,等到后续征拆工作拿下来,又迅速返回来施工,使整个施工从点最终能够连成线,形成施工规模。

  铜陵长江特大桥南岸引桥跨朱永路悬灌梁施工工程量巨大,跨度达到80米,便道施工由于征拆工作这个关键环节不能打通,不能按照原计划施工,然而节点目标就在眼前,工期等不及,施工必须展开。

  冯士坤经过现场调研,发现当地正在建设的芜铜高速、合福高铁、朱永公路施工便道依旧存在,且能顺利连在一起,到达施工地点。冯士坤想到了“借道”而行。

  “但是施工单位众多,一旦有一家谈不下来,这就只能成为空想。”

  经过与其他单位的多次积极协调,几家单位同意让项目使用施工便道。尽管需要绕道两个“几”字型线路,但是却打开了施工局面,施工在同步进行。

  安徽夏季的天气有时骄阳似火,混凝土施工后必须对结构物进行及时养护,一旦养护不及时就会而引起的混凝土开裂的情况,达不到技术要求。为了使墩身养护达到效果,墩身表面密实平整,颜色均匀,达到混凝土强度要求,冯士坤给每个已经施工好的墙墩加上了一套湿润的外衣。

  这种给南岸桥墩身采用渗水养护是在拆模后及时对墩身采用塑料布包裹,包裹严密防止水分流失,并在墩顶放置养护水桶,水桶安装有漏水孔洞的养护水管,养护水管在墩顶围一圈并且渗水直接进入塑料布,水分被保留在塑料布内直接接触墩身表面,对墩身进行良好的养护。

  免除了骄阳的考验,这些南岸引桥的桥墩一个接一个成长起来。但是自己家中的独子,却得了重症。

  2015年6月,当时冯士坤的父亲突然打来电话,冯士坤18岁正在上高三的儿子患上了结核性脑膜炎,病毒在孩子的血液中流窜,孩子此时已经住在了医院里。接到电话,冯士坤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回家还是不回家?”成了硬汉子心中最大的纠结。

  这时项目正处于施工“大干100天”期间,冯士坤自知离不开,施工每天都面临着阻工的风险,南岸引桥的施工必然受到影响。  

  “施工一点不能耽误,停工一天就会给项目造成巨大的损失。”擦干眼角泪水,冯士坤下定了决心,“留下来!”。

  冯士坤惦记着孩子,却放不下手头工作,硬打起精神,让孩子母亲照顾孩子的一切,每日夜深,只能通过电话询问孩子病情。

  “冯士坤是一个老好人,只要平时谁有事,需要他的帮助,他都全力以赴。”项目办公室主任王强说,但此时的冯士坤却帮不了此刻最需要照顾的孩子。

心中惦记着儿子的事情,冯士坤的精气神就和平时不一样。了解了他的情况,项目经理赵长庆也都催促着冯士坤回家照顾孩子。

  犹豫再三,冯士坤安排好了自己的工作,给自己请了三天假,从安徽回到湖北。

  “当时孩子走路已经不像一个年轻人,弯着背,手不停的颤抖着,只能由人搀扶。看到孩子内心真不是滋味。”冯士坤低着头一边哽咽的比划着,一边说。

  然而,除去路上的时间,冯士坤在家陪了孩子呆了一天多,在安排好孩子的手术用药之后,又迅速回到了项目,陪护孩子做手术的重任只能交给了身单力缓的孩子母亲。

  最终孩子顺利做完了手术,孩子身体也逐渐好起来,但孩子依旧需要连续吃两年药继续巩固治疗,冯士坤说起孩子时充满了愧疚。

  另一边,南岸引桥196个桥墩逐渐呈现出良好的发展势头,鳞次栉比树立在了安徽这片灵秀之地上。那个时候冯士坤是打心底里高兴,看着自己的196个犹如自己孩子般的桥墩一天一个样,“辛苦也是值得的”。

  第一次管理项目,考验就来的如此的汹涌,“坚持,坚持就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冯士坤说,面对众多困难,这个湖北汉子坚持了下来,最终成功完成了一工区所有的施工任务。

  “在工作上,冯士坤有着山的稳定,关键时刻能够如同大山一样沉稳,敢于承担肩上的责任,对工作一丝不苟。”项目经理赵长庆如是说,“对于家庭,他又是一个父亲,温润的爱如涓涓细流,渗透在家的每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