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最美劳动者

曹国强:从现实到理想有多远?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张亮术 时间:2015-01-18 15:52:28 人气:797

从现实到理想有多远?
——记中央企业建筑材料试验工技能大赛冠军曹国强



  砂筛分试验测试满分、钢筋力学性能试验测试满分、混凝土配合比设计试验测试99.5分……

  2013年11月21日,在持续3天半的技能大赛落下帷幕时,全国中央企业和地方国资委的25家单位共132名选手涌进成绩发布厅,屏气凝神,等待成绩的公布。
  录入电脑的数据,通过连接线传送到大屏幕上。每一次高数值的红色数字闪现,都会引起现场一阵骚动。全部成绩公布完成之后,大屏幕上有着绝对分数优势的“92号曹国强”成为众人目光的聚焦点,不过,却很少有人能够在人群中识别出“92号曹国强”。
  “呃,他实在是太普通了。要不是大伙儿都这么说,还有报纸上的消息,我还以为他只是和冠军同名同姓。”半年后,多次问询曹国强是不是央企大赛冠军的同事尴尬地笑笑。
  不过,多数熟悉他的人给出的评价是:“这个小伙子相当踏实、勤奋、刻苦,做事严谨细致,夺得中央企业建筑材料试验工职业技能大赛‘状元’头衔,那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在拉萨河边的试验室小院一角,沐浴着炽热的阳光,曹国强一边进行着混凝土配合比试验,一边向记者回忆他入职以来的点滴故事,就像树叶与阳光交错的光影那般斑驳陆离。
  时间拨回到2008年,大学毕业后满心“要干出个样儿来”的曹国强,来到十二局集团三公司京石客专项目部时,在现场面对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夏天热乎乎、冬天冷冰冰的“伙伴”——水泥、钢筋、砂石料,而工作就是拌和、拉伸、检测、复核。
  “说实话,一开始对这种单调、超负荷的工作有点失望,怎么会这么忙,这么累?”他也曾有过抵触,不过,看到自己身边同样忙碌的同事,又觉得不该有这种想法。就这样,在嘈杂忙碌的现场,大学期间主攻水泥生产方向的曹国强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转变:入职4个月,他已经仔细通读了20多本规范,能娴熟地进行基本试验检测操作。
  不过,现实很快就兜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在京石客运专线项目部水下桩基施工前的混凝土配合比试验中,一心想要检验自己实力的曹国强,把自己比着规范计算出的配合比,和现场应用的最优配合比进行对比,发现“数值差异实在是太大了”。以为自己算错了的曹国强再次依照规范,一步一步地详细计算,得出的依然还是原来的数值。
  随后的日子里,脑袋里萦绕着无数个“为什么”的曹国强,甚至“感觉自己的脑袋变成了混凝土搅拌机,吃饭、睡觉的时候都在不停地搅拌、试验,一遍又一遍地验证规范或者自己的计算是否存在漏洞”。
  直到“脑袋搅拌机”把场地上不同的碎石加入了虚拟的搅拌过程,曹国强突然意识到规范和计算都没有错误,只是自己纯理想化的计算忽略了原材料性能对混凝土性能的影响,由此得到的并不是现场最优化的配合比。
  意识到这一点后,曹国强猛然间觉得思维一下变得开阔起来,在以后的工作中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更加顺畅,并且凭借业余时间打下的扎实基础,一次性考取了铁路和公路两项试验检测员证。
  2010年7月,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的京石客专建设工地,骄阳似火,酷热难当。正在紧张施工的滹沱河特大桥转体连续梁遇到了难题。曹国强在试验中发现:混凝土的“体温”太高,超出允许值7摄氏度以上。“当时,室外温度一直在40摄氏度左右徘徊,混凝土的温度则达到42摄氏度,而规范要求不得超过35摄氏度。”曹国强有点犯难。他想,混凝土的构成是水泥、碎石、沙子、水和添加剂,室外温度不可控,材料的温度也难以控制,唯有水温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调整。他买来冰块,按不同数量放在量杯里,用多种“冰水”拌和成混凝土,做了16次试验,取得了最佳数据。他指导施工,专门采购了冰块,加入水池中,使现场灌注的混凝土温度控制在30摄氏度左右,成功地解决了高温环境下混凝土入模温度难以控制的难题,并且独自设计了连续梁合龙段高强度混凝土配合比,为世界最大跨度铁路转体连续梁高效、优质对接打下坚实基础。
  2012年9月,曹国强来到河南三淅高速公路项目部。在他主导下建成的试验室,被建设单位认定为标准化样本试验室,全线其他单位纷纷前来参观学习。此后,曹国强又迅速掌握了高速公路与铁路从标准规范到试验方法再到现场施工环节存在的诸多不同,利用粗砂和细砂合理掺配成中砂用于混凝土生产,解决了地材不能满足施工要求的问题,并且经他优化后的配合比,每生产一方混凝土就能节约水泥56公斤,预计可为项目节约成本上千万元。
  拉萨晚上6点的阳光依然刺眼。曹国强眯起眼睛,紧紧盯住正在进行坍落度测试的混凝土,从眼角生长起来的红血丝包围黑色眼球的景象便消失了。
  2014年7月18日那夜灌筑现场的灯光,像极了此时的阳光,明亮、耀眼。然而,在黑夜的衬托下,却让人觉得光柱自身都是寒冷凝聚的产物。当晚11时20分,贡嘎机场专用公路扩建工程A标项目部进行第一根桩基混凝土灌注。为了确保送到现场的混凝土质量符合规范要求,曹国强从混凝土搅拌到灌注完成,整整盯了3个小时。
  子夜的寒冷迅速攻破了单薄的夹克与衬衫组成的防线,游走于全身的冷气,让曹国强一阵哆嗦。他从身上翻出小半包烟,摸出一根,递给身旁的试验室副主任高永坡,又摸出一根,夹在嘴里,低下头,用力打了两次打火机,寒冷的黑夜里才跳跃出一缕黄蓝色的火苗。“缺氧、风大,打火机都会时不时地罢工。不过,寒冷、孤独时点支烟,会缓解一下心理压力。”不爱抽烟的曹国强,在夜光中望着不远处静静流淌的拉萨河,自己嘀咕着。
  干净利落的试验室小院里,4组混凝土试块完成后,曹国强回到试验室,又仔细查看了一遍内业资料,用铅笔画出了其中几处细节问题。
  “一砂一石关乎百年大计,一分一秒考量员工素质。从事工程试验工作必须严谨,必须细致。”参加工作的第一天,导师告诫的话一直被曹国强牢牢记在心底。
  6年来,每一次混凝土浇筑,他都要在现场全程严密盯控;每一次混凝土质量和路基填筑质量检测,他都一丝不苟;每一份试验资料,他都及时整理、严格审核,确保资料和现场有效连接。
  即便在代表单位参加中央企业职业技能大赛3轮选拔赛期间,严谨劲儿上来的时候,面对36本规范,曹国强经常会反复琢磨,逐字推敲,给自己现场试验找茬儿。同系统的选手也经常被卷入他的质疑,甚至在理论考试中,他还对试题进行了一番找茬儿。
  晚上8点钟,吃过晚饭,曹国强回到了住处。17平方米的房间内,靠内墙侧一张床和布衣柜相互对应,再往门口右手边一张写字台占去大半空间——上面放了一台电脑、一把热水壶和一面镜子。
  热水壶里的沸腾声渐渐增大,温度却一直显示在80摄氏度。曹国强张罗着沏茶的工夫,还不忘提醒记者晚饭前多喝水,尽量多休息,天热也要少冲澡,入睡后少起夜。这“两多两少”是见面后,曹国强对记者一直挂在嘴边的嘱咐。
  “多睡一会儿”,在拉萨并不是偷懒,而是保证健康的必需。高原缺氧,导致在这里感冒也是一种必须全力防范的严重病。“日光城”昼夜温差大,特别是到了夜里,纵使是进入三伏天,晚上也冷得要裹紧被子才能睡着,稍不留神,便会感冒。
  然而,在记者与他家人的视频中,曹国强的“做事严谨细致”在家人那里并没有得到印证:“给自己8个月大的儿子买的衣服,两周岁孩子穿着都嫌大。在家族里,他是长孙,却忘记了最疼他的奶奶的90岁寿辰,哪里看得出严谨细致?”
  “不过,他这个人性格极好,根本不会跟别人因为意见不和而红脸,如果有一天你看见他红了脸,那也一定是被太阳晒红的。”随即,妻子在电话里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补充说。
  家人眼里再普通不过的曹国强,像所有处于叛逆期的同龄人一样,读高中时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到很远的地方求学,离家越远越好。
  4年无机非金属材料工程专业毕业后,他又像所有普通一族的毕业生一样,渴望在离家比较近的单位上班,娶上媳妇,生个娃,平平稳稳地过好日子。
  毕业时,在众多的招聘单位中,曹国强一眼就选中了十二局集团,“因为企业驻地离自己的家只有1个小时的车程嘛”。
  晋升“新科状元”,并先后收获“全国技术能手”、“全国青年岗位能手”等荣誉的曹国强,依然默默地和同伴们一起在钢筋与混凝土间绽放青春。“躺在过去的成绩上生活,实在是很没劲”,甚至连带给他莫大荣誉的各种获奖证书和奖牌,“都不知道放在了哪里”。
  2014年5月24日,接到调任拉萨贡嘎机场专用公路扩建工程项目部试验室主任的调令后,曹国强赶回太原办理调动手续,却没有顾上赶回家去瞅上一眼,就匆匆奔赴机场。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得越来越快,猛然间一阵推背感袭来,曹国强整个身体向后倾去,明媚的阳光经由舷窗从前向后又从后往前地铺洒在胸前,从石家庄到南阳再到拉萨,自己离家越来越远的现实,就消融在眼前湛蓝的天空与漂浮的云朵之中。
  一个月后,贡嘎机场专用公路扩建工程A标项目部占地200平方米的试验室悄然建成,试验人员与仪器设备也各就各位、蓄势待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