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联系方式

最美劳动者

手执彩练当空舞——记公司设备部电力室主任王志坚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龚思萱 时间:2013-11-18 14:45:06 人气:1241

手执彩练当空舞

——记公司设备部电力室主任王志坚




  他为人憨厚,不会花言巧语,惯于专心做事;他思维敏捷,不说豪言壮语,只是尽心工作。“我就是个扔到人堆里根本都找不出来的人物”,他谦虚的说。

  但就是这个瘦小平凡,衣着简单的人,近年来,在自己职责范围内,通过辛勤工作,把遇到的问题当作堡垒去攻克,为公司新上项目电力使用解决了大量难题,节约了大量成本,为企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公司特此发出通报,号召全员向他学习并给予2万元的奖励。

  他,就是公司设备部电力室主任王志坚。


不冒尖的人



  王志坚是谁?脑子里怎么好像没这号人物呀?他怎么会给公司节约了上千万元?创造了这么大的价值?带着一串串疑问,笔者走进了位于公司一楼设备部最里面角落的电力室。“咦,原来是你呀!”一见面,笔者顿时想了起来,原来几年前在广东一个项目时,他给项目协调解决过电力上的事情,几年过去了,他还是那么的瘦小,个头不高,脸面沧桑,衣着简单,其貌不扬,但不同的是,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却炯炯有神。

  他1974年12月出生,1993年毕业于中铁十四局技工学校机电专业,至今已有21年的工龄。他的工作经历可以用两个十年来划分:前一个十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公司侯月线机械队当修理工,后又参建了公司的京九线、京沪高速公路、南北高速公路、青藏线等工程;2004年被调到公司设备部分管项目电力安装事宜,至今已有十年。

  他学历不高,至今学历还是技校毕业,职称不高,现在还是中级技师;这样的人在公司几千号成员中可以说是一抓一大把,按他的话说,他“是个不冒尖的人”。

  但他是个爱学习爱钻研的人。安装施工用电,可不是像在家里一样,简单的火线零线接地线各接各的那么简单就行,也不是简单的把电从外部拉到工地上就行,它不仅要快速拉通,满足用电需求,还需要考虑计算好以后施工高峰期对电力的需求,在刚开始一次性拉好,同时还得做好预算准备,不能定的规格太高,这样的话,如果施工高峰用不了那么多,不需要那么大的负荷,就会造成经济浪费,使项目成本加大,使公司效益流失。它还得会计算、看图纸,懂些技术,知道哪个地方要放变压器,放什么型号的才能满足现场施工需要等等,这是一门大学问。因此在参加工作后,王志坚感觉仅仅吃学校的老本是不够的,于是一面自费购买了许多电力专业的书籍来补充和丰富自己的理论知识,一面在实践中不断积累检验和提高着自己的操作水平,

  刚开始到公司设备部负责项目电力安装工作时,他因为年纪轻、不起眼,还闹过一些笑话。在一个新上项目,项目的电工是一位参加工作多年的老同志,遇到关于变电柜怎么装最合理最省时间的问题时,他看见王志坚年纪轻轻的,就来指手画脚,很不服气,非要按他的意思来安装,王志坚见怎么也说服不了他,但又不能任由他去组装,给单位带来经济损失,同时埋下安全隐患,只好跟他定下规矩,现场过招:在屋子里面拿两个空柜子,各按各的意图来装,只见王志坚按自己画好的图纸,不一会就装好了,而那个老电工一会拆那个,一会装那个,满头大汗地装了快1个小时也没装好,最好之后服气认输。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好多了,项目上的同事们很是很配合,大家都想齐心协力的早日把活儿干好,把电拉通”。王志坚笑道。

  新上项目电力报装,从刚开始地质勘查、方案设计、到质检验收合格、通电使用需要近20套程序,因公司专业人员稀缺,而项目上同志大多数业务又不熟悉,他只能充分发挥“白加黑”的工作作风,白天跑协调,晚上填表写报告。而随着国家电力安装要求越来越规范,手续更是要求完备,越来越严格,“要是从早上起床开始,把一天要干的活儿列一下,用A4纸正反面能写满一张” 他说,于是熬夜干通宵成了他的常事。

  他还是个“快闪族”。说他快闪,是说办事效率高,快速,跟闪电一样;同时还有就是事情办完了就闪,找不到人了,从来没在某个项目待着休息几天再走,也从来没去过项目附近的什么景点去游山玩水;他把事情谈好,项目电力一接通,工作交接完毕后马山又闪到下一个工点,“从这个山头闪到下一片林子”,他自己有趣的说:“我去的都是原生态的山林湖泊,人们还没施工开发的地方,呼吸的是新鲜空气,见识的是蚊虫鸟兽,比旅游景点好多了。”

  王志坚虽然代表公司设备部电力室负责人,是公司机关的人,但一年365天在公司机关没几天,甚至有的人从未谋面,从来没见过他,新来的或一些年轻的同志听都没听说过他,知道他的因为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也早把他忘掉九霄云外了。

  “估计一年365天中,我能有330多天都在各个项目之间闪转腾挪,04到06这三年,我算了一下,在机关办公室最多就是呆了5天。”王志坚轻松幽默地说道。但在轻松语气的背后,却是一个个艰苦而又令人心酸的故事。

  2009年初公司忻阜高速公路上马,此项目是我公司从别的公司接手的停工复建项目,为拼抢进度,要求必须在春节前送电。此时离春节仅有一个多月,但项目的两大难题摆在他的面前:一是原工程停工时间长,超出供电批复一年的有效期,所有手续必须重新办理;二是虽然线路已经建设完毕,但因时间较长,造成原计划供电的变电站已无余量,无法满足我单位用电要求,必须将原线路延伸架设至另一边电站方可,而该电力工程又属于忻州地区供电公司和五台供电公司两家共管,必须两供电单位同时接洽。时间紧、任务急,在天寒地冻的腊月天里,他一个人一面在两个供电局间奔走呼号,办理各种手续;一面又督促电力施工单位克服严寒,抓紧施工延伸线路及电力设备就位、调试、实验等工作。经过不懈的努力,最终在腊月二十九晚十点全线送电。而他在次日腊月三十乘车赶到家后就立刻去了医院,治疗因心急上火而导致的扁桃体发炎。

  他常年在项目上出差,因经常到处奔波,顶着酷暑冒着严寒仍要办事,所以发烧感冒拉肚子是常事,但有时候发生在长途大巴上,因为只有他一个人,行李要看管,而且大巴车不到休息点也不能在高速路上随便停靠,这个时候就只能咬牙忍着,硬扛着。



不放弃的人



  谈起找人办事来,王志坚说“别提了,都记不清被人骂过、被人批过,甚至被人撵出来多少次了。”

  公司的各个项目位于全国各地,而他负责每个新上项目的电力安装,这就需要与每个项目驻地的电力单位打交道。全国各地每个地方语言不同、环境条件不一样,工作作风不一样、方式方法也不相同,因此他只能硬着头皮,一次次的找,一遍遍的跑,老少通吃、软硬兼施。这个领导不在,他就先找别的领导谈,要赶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十几道电力报装程序走完,“只能平行交叉来做,要是按常规化的方法,办完一道再进行下一道,那最少得3个月,可工地上等不起呀。”他激动的说道。

他坚韧不拔、以企业为重,许多新上项目部条件有限,要素配置不齐,出去办事没车,他就自费搭公交、打摩的,赶上饭点回不去,他就在路边随便简单的吃点能填肚子就行。

  他穿着朴素,言行低调。去电力局办事,对方都不会以为他是从上级公司机关下来帮扶的,都觉得他就是项目上干活的,他本人也很愿意和享受这么被认为,因为他说自己就是个干活的,哪有什么排场和那么多讲究,能踏踏实实的把事办了,对的起自己的内心,对得起企业就行。

新装电力要进场,需要花费很多,电线购置、变压器购买、配电箱、配电柜,等等都要花钱,为了节约资金,他想尽办法,对架电方案的优化设计、线路的走向、设备的配置等上面做足文章。

  2011年初开工的阳左5标项目,当地供电单位要求单台容量在315KVA及以上配变设备必须安装高压控制屏。他通过多次现场勘察,将容量合理分配,使90%的用电点的变压器安装容量都控制在315KVA以下,减少了高压控制屏购置数量14台套,节省资金约110万元。蔡家庄隧道是阳左项目唯一的隧道工程,因电力安装难度大,标准高。供电单位提出了385余万的工程预算。他在方案优化、设施自建、设备自备等几方面做了大量沟通、协调工作,使预算价格降低至245万元,降幅达36%。而且与相邻标段比较,成为谈判用时最长、但效果最显著、通电时间最早的标段。既提高了公司老设备的利用率,又节省了购置资金,也锻炼了公司项目相关人员的设备安装和维修水平。

  价格谈判上,他坚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不让寸步,因为他心里清楚单价上让一点,几毛钱,那累加起来,一算单位就会多掏好多钱。

  2010年初宁安六标项目上场了,他来到工地后马不停蹄地立即开始现场踏勘,参照施组进行配变设备合理布局,快速拿出供电方案并同时与供电企业展开接洽。在电力安装预算谈判中仔细审核各项取费并与项目设备、物资、计划等科室一起就电力安装工程单价同施工单位展开谈判。他始终坚持公司利益至上的原则,列出计划,有针对性的进行逐条商议。经过有理有据的艰苦谈判,对方最终接受了设备由我方自行调配并免费检测,同时比相邻标段降造5%的结果,节省开支160余万元,提高了旧设备利用率,缓解了项目部资金压力。

  十房高速二、四项目地处山区,当地既有网线容量有限,供电单位拒绝再搭接大容量施工负荷,并且要求各施工单位等到三个月后新建电力专用线完工时再行申请用电。我公司两个项目部由于工期很紧,等待极不现实,自发电又成本巨大。他在与项目领导经多方深入了解得知,既有线路仍有少量的负荷裕量可供使用,附近库区也有部分不外供的电量可以利用。经过多次不懈努力,对方终于同意将所有负荷裕量跨越其他标段,全部交由我单位使用,从而解决了两个项目部重点施工部位的用电,保证了施工进度。后又经谈判减免了大部分预算争议费用,节约开支约40万元。

  大西客专为公司2010年上半年新上的重点项目,4月初他到接领导通知后,立即赶往现场。经与供电方接洽后,他得知由于附近煤矿刚发生井下透水事故,因供电方没有提供双回路供电方式,使事故现场抽水排险缓慢而受到了省领导的严厉批评。因此当地供电部门专门针对隧道工程下发了必须采用双回路供电的文件,而我公司辖区内隧道共7座,占总工程量的绝大部分,总装容量达到14000KVA,因此成为他们重点关注对象,专门针对我单位特别制定出了:《新建35KV双回路、双电源线路、新建具有热备自投、带纵差保护的二进四出全自动化变电站的供电方案》。经估算,若我公司照此方案执行,仅变电站施工周期就在6—8个月,整体费用将达到1800万元以上,而我们单位用电性质属临时性用电,“效费比”明显太低,费用也远超预期。于是他当即表态:拒绝接受此方案!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市供电公司召开的每周一次的业扩会议上,他代表单位经过5次会议上的激烈争论和私下逐个沟通,最终使供电单位将供电方案做出调整:改变电站为开闭所;改两进四出为两进二出;改无线遥控为电话值班。以上方案仅用时47天,一是可以使电力设施的施工周期缩短2-3个月,二是投资得以大幅下降,整体可控制在1200万元左右。随着后续工作的进展,又将遇到的各种合同谈判、线路廊道青赔、6次设计变更、线路跨越既有铁路和高速公路、质检站验收、缺陷消除等困难逐一克服,最终得以于十月初送电。

还有一次,在一个新上项目,他陪同地方供电局十几号人,在深山里架设电线,从早上干到晚上天黑,因为出山一趟不容易,他和对方十几个人一天了都没吃上个热乎饭,在晚8点的时候,对方不干了,都纷纷上车要回去,说明天再来继续,在费尽口舌劝说不行情况下,他“噌”的一下,拦到对方的车前,斩钉截铁说“今天无论如何,干完了再回,否则就从我身上过去!”对方一下愣了,见他态度这么坚决,只好又下车继续干活,直到次日凌晨一点才干完收工。至今谈起,他还心有余悸地说,“不是我狠啊,而是我查了天气预报,第二天有大雨,那天不干完,下雨之后山路那么泥泞难走,谁肯给你进山干活呀,这样的话,用电就又得推迟好几天了。”



有情有义的人



  俗语讲: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在和地方关系协调、谈判桌上、施工现场与对方是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但坚持下来之后大家就是朋友的原则,与对方诚心交朋友、拉关系。

  在与有的地方单位打交道时,对方提出的要求太过分,而且很蛮横,不能满足就免谈,谁来都不行,为此他着急上火,口舌生疮,睡不着觉,只好旁敲侧击,想尽办法从别的方面突破,为了不影响工作,他甚至都去看过两次心理诊所。

  他一趟一趟的跑,刚开始碰钉子,人家不理他,他毫不气馁,就守在办公室门外等着,用自己的诚心和诚意去打动人、说服人,人家一看为了企业这么敬业,真不容易,在怜悯的同时也很敬佩他,就答应了。有的电力单位领导甚至什么都不求,就认他这个人的人品,认他这个有情有义的哥们。

在公司大西十电力安装时,他与地方供电局长通过工作结识,在中部引黄项目时,对方一看他又来了,就说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就直说,结果项目电力安装顺利进行。他在每个地方电力安装完毕离开之后,逢年过节仍要给各地方单位的主管送上问候,甚至有时还自掏腰包把山西特产给对方带点,因为他说,人家有时候给咱面子,帮助咱办事,咱不能拍拍屁股走了就没事了啊,要以诚相待,别人才会以诚相报”。



“不称职的人”?



  2000年,他在接到公司调配通知上青藏线时,正值妻子怀孕9个月,还有1个月就要生产,但他以事业为重,听从公司安排立马赶赴青藏,这一去回来时,孩子就1岁了,可在家没呆几天,又被调至公司武九线抢险,再回来时孩子都2岁了,根本不认识他,见面也不喊他“爸爸”。

  公司2012年5月上场的六六项目,地处贵州省西南部山区,项目地址偏僻远离县城,供电网线极为薄弱。他赶赴到现场后,一边向供电单位全面报装电力负荷,一边要求供电方利用既有网线的裕量先期施工部分重点负荷。由于准备工作充分细致,关系协调融洽,取得了对方全力配合,仅用两周时间就安装并投运了项目部、拌合站和夹岩特大桥的配电设备3台,为项目重点工程的开工提供了有力保证。但在此期间,由于在施工现场工作时山区手机无信号,没能及时接到母亲病危的通知,等急忙赶回家时,母亲已去世两天!可他在悲痛欲绝的同时,料理完母亲后事,又急匆匆地赶回了工地。

  天南地北的跑,有时在乘坐的火车经过自己家所在县城时,他也只能打个电话,告诉一下“路过了”,因此,谈起家庭来,他根本是个“不称职”的人。

但是有责任心的人哪能不顾家呢?只要对工作很负责任的人,他做任何事情都会全力以赴,尽心尽责,对家人更是很负责,但是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顾了这头,只能会舍弃那头,但放下哪头都会让人难以割舍。

  对于王志坚来说,他何尝不想在待产妻子的身边多陪她几天,又何尝不想在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母亲身前尽责尽孝,但在他心中,责任的天平却常常是在工作和企业这边倾斜着。为此,他说:“我个人的事,再大也是那么几个人的事情,而企业的事,它再小,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那是关系着好多人的事情,这个时候你就知道取舍了。虽然事后心有遗憾,但是对得起自己的岗位,对得起企业那么多人,想想也值了。”多么朴实的话语,如同他的人一样,在平凡的岗位上,尽心尽责,通过实干处处为企业着想,同时也在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


有价值的人!


  和榆10标地处晋冀交界处,当地电网极为薄弱,与隧道工程的大用电量形成鲜明对比。他经与业主方沟通,得知业主方将建设一座变电站供隧道使用,但竣工投运时间不能确定,业主建议是等待。但他根据多方信息汇总的情况分析认为,等待必将误事,建议项目不考虑业主意见,必须马上自行实施电源建设。在报请公司主管领导获得批准后,他立即开始独立操作,经过报装、勘测、审核、设计及变更、会审、预算谈判、施工、竣工验收、合同签订等环节的工作,历时3个半月,使全标段供电正常,充分满足了项目用电需求。同时也通过谈判节省了部分费用,其中:旧站改造费用由32万减为23万;新建电力工程费由1100万减为796万;设计费由58万减为38万。而业主承诺的变电站建设至今仍无开工迹象,开通运营更是遥遥无期,同时这又节约了项目在等待期为发电而要产生大量的发电机租赁费与柴油用量。

  三南铁路项目临电安装于2013年1月开始报装。经过先期沿线调查,公司项目部辖区要跨越南川与綦南两个区间,计划在南川区安装配变设备25台,容量13315KVA;綦南区安装配变设备5台,容量3045KVA;报装总量为16360KVA,不含后期高压进洞负荷的变压器12台,容量3000KVA。两个辖区所属的供电公司均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现场勘测,却因各种原因不能作出施工批复:一方面南川供电公司所报负荷太大,既有网线无法承担;另一方面綦南供电公司因既有网线无余量,建议变电站内新建间隔。经过大量的工作,南川区供电公司勉强同意于南平进口处“T”接300米线路,先行安装500KVA变压器一台,但预算后价格为59.4万元,若再加上项目部负责的配电设备场地建设和招待费,估算费用将突破63万元。为此,他多次对两供电单位口头及书面说明,希望就近调运使用自有设备以节约投资,但对方均不予采纳,坚持要求施工单位新购成套设备且先付款后施工,相邻标段无奈都同意了而他却拒不接受。他在经与项目领导紧急沟通协商后,决定采用通过自找队伍,利用其各种关系来寻找解决方法,达到我方使用自有设备且快速供电的目的。

  在他的努力周旋下,项目部在3月初以每公里21.5万元的单价与电力施工队伍签订了施工合同,同时要求电力施工队伍边施工边与我方共同办理各种用电手续,在利用两个供电单位既想垄断经营又怕大客户流失的矛盾心理以及供电辖区分界不明朗的有利条件下,他严密盯控、巧妙斡旋,最终迫使供电方同意了我方的供电方案。项目所属三条共计39.7公里的10KV专用线路于8月27日全部投运,为单位节省投资约1300万元,并且先于相邻标段供电,这个时候,他紧皱了多日的眉头才轻松的舒展开来。


  山有了峰,才风光无限;海有了浪,才涛声万里。人生如攀山,强者总能攻坚破难,成功到达峰顶;人生似过海,胜者总会乘风破浪,顺利抵达彼岸。王志坚以企为家,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勤于躬耕,甘于奉献,在工作历程中,始终将企业利益放在第一位,一路艰辛跋涉,一路顽强拼搏,用扎扎实实的行动和实实际际的效果,解释了什么是责任,注释了什么是实干,诠释了什么是价值!